神奇的巴布

 

小爷开始牙牙学语的时候和他说话像打字谜一样:

阿夸”是水(是西班牙语的aqua吗?)

“宫岗”指橄榄

苹果叫“巴布”

... ...

 

越是纠正就越是坚持:“NO!系-巴-布!”并且补充,“大-巴-布!”

 

北加州通常干湿两季,10月底到4月有雨,其余则是旱季。雨季一般也就下两天晴两天,很少滴滴答答连下好几天的。旱季则滴水不落。因此北加州有那么两三个月绿油油,其余时间则金黄一片,“金州”的名字多半是这么来的吧。

 

可是这年的雨季水出奇的大,不仅连着几天下个不停,而且时常风急雨骤,夜里听着外面像咆哮山庄,早晨起来新闻里就报沿海的1号公路某某段又塌方了,哪里哪里山上又泥石流了。小镇上的居民就庆幸小镇虽小,但平坦,除非地震海啸,一般就西海岸这样温和的气候是不伤皮毛的。

 

但这天晚上不仅暴雨,还响雷打闪。大狗开始很怕,又是捂耳朵又是把头往沙发垫子里钻的。

后来爸爸跟他讲了为什么打雷好,因为以前有个叫Franklin的小孩儿在打雷的时候用风筝抓到了电!这很重要!因为如果没有电,怎么玩儿游戏啊?那时候大狗最爱的是手机上“愤怒小鸟”的游戏。所以爸爸说,没电的话,要玩愤怒小鸟你得先抓一只鸟,把它给折腾怒了,然后才能玩愤怒小鸟!

大狗不闹腾了,想想说,哦,那猪怎么办呢?(愤怒小鸟里面的猪)

还没等到答案他就笑得前仰后合,说:爸爸,你太funny了!

爸爸趁机又教导说,你知道巴布为什么好吗?没有巴布就没有宇宙飞船了!因为啊,一个叫牛顿的小孩儿... …

小爷捧着一个硕大的红富士过来,砰地扔在爸爸面前的地毯上:“大巴布!”


 

妈妈在厨房里忙着烤什么点心,切了一个又一个巴布:青皮儿,黄皮儿,红皮儿的。

 

大狗忘了打雷的事儿了,说我们来玩牌吧,Go Fish!

于是大狗和爸爸一起在客厅地毯上玩牌,刚把牌摊开,小爷冲过去抓起一把就天女散花撒在地上。

但即便这样大狗和爸爸还是玩了两盘。

 

大狗说:“我不怕打雷了!你相信吗?我不怕了!我还喜欢听到打雷呢!”

 

后来睡到床上大狗又有点害怕了,他忍不住用被子蒙着头。但是听着听着,可能是听累了吧,大狗抓着被子的手松开了,轻轻地打起鼾来。厨房里的点心终于烤好了,黄油的香气溢满屋子每个角落。

外面雷声很大,闪电也很频繁。在湾区这样激烈的天气少之又少。可是在爸爸妈妈记忆中,中国南方,尤其夏天,这样的夜晚很多。

这样的天气,一家人窝在一个房间里,是很香甜的一件事儿。当然第二天早餐的苹果麦片脆是更好不过了!

 

随后的六七年加州似乎一直缺水,几乎再没有过暴风雨的夜晚,但妈妈的苹果麦片脆一直保留了下来,变成早餐甜点和聚餐的最爱曲目之一。

​想试试吗?做法在这儿... ...

 

© 2018 by WATSON'S KITCHEN. Proudly created with Wix.com

   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    .com
    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    Start Now